【诸葛学堂】“田园山水诗人”韦应物:那个纨绔子弟成功靠读书逆袭

【2021-04-10】

  我这一生,可以说是得意过,失意过,也曾浪荡不堪;也曾遭受重大打击、迷惘无助,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走好接下来的路;也曾得到爱妻的全力支持,让我在乱世中,逐渐定下心来。

  我在书籍当中,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还好一切都不算太晚。后来我因才华入仕,成为地方官。

  在我读书几年的时间里,文采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慢慢的,我也开始用诗歌抒发自己的感情和心境。

  由于我所在环境的影响,我写田园诗、山水诗比较多,大家还把我与王维、柳宗元、孟浩然,合称“王孟韦柳”,成了山水田园派诗人的代表。

  目前我现存的作品有诗集10卷本《韦江州集》和两卷本《韦苏州诗集》,散文集《韦苏州集》等。

  和王维等人一样,我小时候也是出身于一个大家族。当时我的曾祖父韦代价曾是武则天的宰相,所以家里还是比较有地位的。

  受曾祖父的影响,父亲也比较有声望。在我出生后,一家人都对我极尽宠爱,他们对我言听计从。所以我就有恃无恐,而且也不爱学习。

  现在我自己也觉得这个事情挺匪夷所思的,但是在我年少的时候,因为没有认认真真地去读书、接受教育,所以做了一些错事。当时人们都对我有很大的怨念,但是因为我们家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他们敢怒不敢言。

  天天纵情声色,在整个长安没有人敢说我的不好。谁要敢说我不好,我一定会让他好看。

  在年老之后我还曾经写过一首诗,来忏悔当时自己的行为,当时我在《逢扬开府》中写道,少事武皇帝,无赖恃恩私。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朝持樗蒲局,暮窃东邻姬。司隶不敢捕,立在白玉墀。

  现在我再回头看自己年轻时,那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令人厌恶的痞子,说是纨绔子弟都太抬举我自己了。

  即便我是当时玄宗的贴身近侍,可在安史之乱爆发时,仓皇逃跑的唐玄宗并没有带上我这个贴身侍卫。在唐玄宗出逃之后,我一下子就从天上摔到了地下。

  这样巨大的变故和无常的人生,让我觉得非常难以接受,而且巨大的冲击让我在一段时间里痛苦无比。

  我所有的特权都没有了,我和那些曾经赤贫的人没有什么区别,我尝遍了人间的疾苦。

  不过,这段黑暗的日子里面,我碰到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女人,她就是我的爱妻元苹。

  她嫁给我可以说是下嫁,但是当时正逢乱世,她还愿意跟我生活在一起,我就下定决心,尽我自己的最大能力去爱她。

  在我的作品里面,有很多写到我们感情的诗词,动之礼则,柔嘉端懿;顺以为妇,孝於奉亲。

  在我的眼里,我的妻子就像一个天使一样,她对我温柔又贤惠,而且知书达理。元苹和我在一起之后,也让我认识到——原来我的过去是如此荒唐。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在我看破了人间的冷暖,又有妻子在身边作伴的时候,我突然醒悟过来——不管家国如何动荡不安,不管以后的生活是不是有今天没明天,我都要努力让自己强大起来。

  不用依靠于别人或者是权势,而是让自己变得更加有能力,让其他人认同我。然后,我才能给妻子安全感。

  在她的影响下,我也爱上了读书,每天除了焚香扫地,剩下的时间就都用来读书了。

  慢慢地我感觉自己有了变化,“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越来越多的书,变成了我的精神资本。

  我在读书几年之后,去参加了科考,虽然无缘三甲,但是,我通过诗歌作品引起了权贵的注意。在我27岁那年,我成功走上了仕途。

  但是我从来不觉得辛劳,因为我知道,我年少时真的太过于横行霸道,养尊处优,所以根本就没有体会到真正百姓所遭受的疾苦。

  但在成为地方的父母官之后,我已经经历了生活的大起大落,不仅痛改前非,而且还以比较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两袖清风,我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为官上,爱惜自己的民众,惩治为非作歹的恶人,废寝忘食地工作。

  “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这是我在苏州刺史任上写给朋友的诗,我觉得这不是矫情,这就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随着读书越来越多,我的诗词精进了不少,在写了《滁州西涧》之后,它成为了我的成名作。这一首描写山林风光的诗,意境超然物外、宁静淡雅。而且,诗评人们说这些普普通通的小草、黄鹂、春雨、小船等等,在这一首诗里面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展现,好像它们有了灵魂似的。

  最后我这个两袖清风的父母官,在苏州刺史任满之后,竟然没有钱再自费回到朝廷,等待他们给我安排下一任的工作。我只得在苏州无定寺将就了几天,不过这一等就是永诀。

  虽然最后这几年里,我过得有些穷困潦倒,但是我也从来没有后悔成为清廉的父母官,我觉得这样才对得起我曾经荒废的少年岁月。

  韦应物,中国唐代诗人,汉族,长安(今陕西西安)人。诗风恬淡高远,有旷达豪情,善于细致写景、描写隐逸生活。

  29岁 代宗永泰元年(765年)仍为洛阳丞,后为河南兵曹。永泰中因惩办不法军士被讼,后弃官闲居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