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杨开府

【2020-11-12】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逢杨开府》是唐代诗人韦应物创作的一首五言古诗。诗的开头十二句回忆少年时期横行放荡及担任宫廷侍卫的生活,刻画出一个专横跋扈的少年无赖形象;十三至二十句叙述在玄宗弃世后诗人折节读书、历仕各地的人生经历;最后四句是结束语,点明题旨,抒发与友人杨开府久别重逢后的感慨。全诗结构匀称,层次清晰,选材精当。诗中用了半数篇幅极尽铺写,又在平铺直叙中完成了情感的转换,有沉郁深潜之妙。

  武皇帝:唐代诗人常用汉武帝来代指唐玄宗,故称武皇帝。另有一说,认为玄宗曾六受尊号,其中“神武”尊号始终沿用,“武”即“神武”尊号的省称。

  樗(chū)蒲:古代一种游戏,像后代的掷色子。局:这里指摆设赌具用的木板。

  长杨:汉宫名,以广植垂杨而得名。故址在今陕西周至东南。羽猎:指皇帝出猎时,卫士负箭跟从。

  两府:指诗人曾任洛阳丞(为河南府属官)及后为京兆府功曹参军并为高陵宰、鄠县令(高陵与鄠县均京兆府属县)之事。收迹:收敛行为。

  南宫:指尚书省,韦应物建中二年为尚书省比部员外郎。谬:谦词。见推:被推荐任用。

  出守:指出任州刺史。汉代郡的长官称太守,故汉人以出京去做太守为出守。唐代的州相当于汉代的郡,故唐人也沿用这个名词。惸嫠(qióng lí):惸是无兄弟者,嫠是无夫者,泛指孤苦无依的人。

  诗的开头十二句回忆少年篮想芝霉时期横行放荡及担任宫廷侍卫的生活,刻画出一个专横跋扈的定断茅少年无赖形象。韦应物年方十五岁即为三卫郎宿卫宫禁,侍奉玄宗,前后约六年时间。其《燕李录事》诗自称“与君十五侍皇闱,晓拂炉烟上赤墀”。诗人自承年少时服事唐明皇,倚仗皇帝的恩私,成为一个无赖子弟。横行不法,窝藏亡命之徒,早晨赌博,夜里偷情,京城的治安官员对于这类人也无奈其何。在皇帝冬幸骊山华清宫温泉或者外出狩猎的时候,诗人都扈从左右。如此地受恩宠,少年时期的诗人很容易就恃恩而骄,成了一个大字不识,只会饮酒撒泼的愚顽之人。

  最后四句是结束语,点明题旨,抒发与友人杨开府久别重逢后的感慨。离别多年后,偶然间两位老友重逢拳桨删,谈起了这些旧事不胜欷歔。

  此诗与《温泉行》都是韦应物的自传体诗,可以参看。本来,韦应物也可以把他年轻时的所作所为写得非常浪漫(一掷千金的豪赌,与美女偷欢),十分风光(风雪夜中作为“武皇帝”侍卫的光荣,长杨围猎时的豪气)。可是他没有这样写,而是自暴其丑,把自己描写成一个恶少,反省自己作奸犯科、无法无天、成为乡里一霸的少年无赖生涯。他还写到自己不识一字的愚拙,对往昔作了真诚的忏悔。这个少年韦应物的形象,与人们一般所知道的,或者从其诗歌里看到的古淡高雅的韦应物形象反差甚大,所以乍看之下,会觉得诗中所写“不类苏州(韦应物)平生”。实际上这正体现了韦应物作品的另一种价值,在古雅恬淡之外,也有勇于自我反省和堪称“诗史”的一面。

  这首五言古诗二十四句,一韵到底,结构篇法仍是四句一绝。全诗结构匀称,层次清晰,选材精当。全诗用了半数篇幅极尽铺写,又在平铺直叙中完成了情感的转换,有沉郁深潜之妙,须用心方能体会。

  宋·刘辰翁:写得奇怪,队仗逼真。旧见诗话,至以为不类苏州平生,不知其沉着转换,正在“武皇升仙”起兴,能令读者坠泪。又曰:收拾惨怆,自不在多。(《韦孟全集》)

  明·高棅:缕缕如不自惜,写得侠气动荡,见者偏怜(“家藏”句下)。(《唐诗品汇》)

  明·王世贞:陶、韦之言,潇洒物外,若与世事复相左者。然陶之壮志不能酬,发之于《咏荆轲》;韦之壮迹不能掩,纪之于《逢杨开府》。(《章给事诗集序》)

  清·乔亿:韦诗五百七十馀篇,多安分语,无一诗干进。且志切忧勤,往往自溢于宴游赠答间,而之思、丽情之句,亦无有焉。至若“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朝持樗蒲局,暮窃东邻姬”等句,乃建中初遇故人,凄然而论旧,自道其盛时气概,于今为可悲耳。……以恒情论之,少年无赖作横之事,有忸怩不欲为他人道者,而韦不讳言之,且历历为著于篇,可谓不自文其过之君子矣。(《剑溪说诗》)

  陈伯海主编;孙菊园,刘初棠,朱易安,查清华副主编.唐诗汇评增订本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11: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