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尘砂_蓝紫青灰_新浪博客

【2021-04-10】

  “玉尘砂”三字是道家用语,仙家洁地,飞尘不到,何来的浮灰?即使有些碎屑,那也是玉磨珠砂。南宋道士白玉蟾曾有诗写喝茶,当时喝的还是研茶,团茶需要研成粉,冲水拂击,乳花如沫,“碾边飞絮捲

  便用“玉尘砂”来为这款包包取个仙气飘飘的名字。这款包只有两件,布料是有一回去上海国际拼布展在国外展柜上买的。当时一眼就看中了这两块立方形图案的布,被精致的印染和典雅的图案吸引,买回来后有时想起来就翻出来看看,一时想不出做什么,就放着。直到最近才做了出来。

  卷草勾连的图案是窗棂阁槛的装点、案几茶床的支撐,浅茶色的花便是拂出的乳花,乳白的底子是玉质的杯子,隐藏在底部的团花,是壶丞杯垫。

  前些天看见一张韩国新娘装的照片,一眼就看中新娘手里的手拿包,想起这块布来,配了口金,做了两只包。

  图中模特儿新娘的手拿包是用婚纱裙子上的团花图案布料做的,我意思到了就行。

  因为做了指环式口金包,想起两个屯了好久的哥特风口金来,这款口金粗看蛮惊悚,一排四个指环连在一起,侧面看是皇冠形,正面看,当中两个大的装饰,一个是黑色的玻璃,切割成宝玉模样,一个是骷髅,边上两个小的,一个是小一点的骷髅,一个是骷髅如山堆积。这原不是我喜欢的风格,但我一见之下就觉得有趣,买了两个佐兴,以待识家。

  这款烫金布我很喜欢,用来做各种款式的包都好看。这次挑了两款别致的口金来配,一个是双提梁可隐藏式手链,一个是缠枝螺旋纹,最可爱的地方在连接处镶了一朵小梅花。

  早年有一部黑白电影,《Sitting Pretty(1948)》 中文译名为《妙人管家》,讲一个中年男性作家为写小说,卧底到一个中产阶级住宅小区去当一家人家的保姆,笑话不断。这个小区名字就叫“好鸟山庄”,当年看 过之后就记住了,这一组包做好,就想起这个名字来,用来为这4个包命名还真不错。

  这组包的布料都是选用的美国VB公司的条纹布,图案为墙纸花纹,口金为两款,一是喵头鹰,一是小对鸟,鸟儿就该停在花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