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园春·送翁宾旸游鄂渚

【2020-11-12】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沁园春·送翁宾旸游鄂渚》是宋代词人吴文英创作的一首饯别词。此词以贾谊之才比拟翁五峰,以岳家军比拟抗元宋军,并提出希望,要求翁能在前线为宋军出谋划策,驱逐元兵,建立不世功业,勒石燕然山。此词不仅语言清疏,且有豪气;其起数句和结拍以文为词,即使杂诸稼轩集中,一时也难以分辨。词中语多鼓励,词风清朗豪放。

  1.沁园春:词牌名。东汉窦宪仗势夺取沁水公主园林,后人作诗以咏其事,因此得名。此调格局开张,宜抒壮丽豪迈情感,苏、辛一派最喜用之。又名“念离群”“东仙”“洞庭春色”“寿星明”。双调,一百十四字,上片十三句四平韵,下片十二句五平韵,也有过片处增一暗韵。另有一百一十二、一百十三、一百一十五、一百一十六字体。这首词为定格。翁宾旸(yáng):即翁孟寅,字宾旸,号五峰,崇安(今福建崇安县)人,或言是钱塘人。曾为贾似道客,有《五峰词》一卷,有豪放词气。鄂渚(è zhǔ):本武昌西长江中的小岛名,代指武昌。贾似道开府鄂渚,宾旸曾入其幕。

  6.玉尘:即玉柄拂尘。魏晋时清谈家常手拿拂尘,泛泛而谈。尘,指尘尾,即拂尘。

  11.黄鹤:指黄鹤楼,在湖北武昌。承龙榜始建三国吴黄武二年(233年)。

  12.贾傅:指西汉贾谊,曾任长沙王太傅与梁怀王太傅,因世称梁太傅。此处以贾谊比友人。

  14.勒燕然石:《后汉书·窦宪传》载:窦宪为车骑将军,大破北单于,登燕然山,刻石纪功而还,后遂以“燕然代指击败外敌的卓越战功。燕然山,在今蒙古境内的杭爱山。

  15.松江:即吴淞江。一名吴江,俗名苏州河,源出太湖,经今上海合黄浦江入东海。

  我年已垂暮,然仍旧羁旅在外,且还要送亲如兄弟的翁五峰赴鄂州前线御敌,不由思绪万千。我俩虽然将要分离,今后两地相隔,千里之远。但秋高气爽,仍可在中秋佳节,同赏明月,即使是隔着千山万水也是“千里共婵娟”啊。可是如今战火纷飞,何日才能重新回复宁静的生活?翁五峰到篮陵牛鄂后,很快就要入冬,翁将手执拂尘,身穿貂裘,在贾帅幕府中与人讨论时政,议论战况。但不知道贾帅府中如今还有几个像你(指翁五峰)那样的英雄人物?翁应该为国事硬起铁石心肠,尽快起程义无反顾地奔赴前方,不要为儿女情长而难舍难分。

  发端“情如之何”一韵,化用江淹《别赋》:“送君南浦,伤如之何?”表达了伤别之情。“暮途为客”化用庾信《哀江南赋序》:“日暮途远,人间何世?将军一去,大树飘婆煮炼零。”既表达了对当时蒙军南下,国势日危的忧虑,也表达了对友人远去的伤别情。故接下去曰:“忍堪送君”,此“忍堪”是怎忍怎堪的略语。“便江湖天远”一韵,“便”为一字领,“江湖天远”二句,写出虽然友人此去远离江湖,但可“隔千里兮共明月,情意永系。”“何以清尘”言何时才能扫除战争硝烟尘垢。在此前一年蒙古大汗蒙哥亲率大军攻入四川;在写此词的当年正月以后蒙军又分兵攻打荆湖。此四句是扇面对,既写出友情之重,更表现了对国事的关注,樱糠盼望国泰。“玉尘生风”一韵,从“何日清尘”展开想像,想像贾似道率诸路大军抗击蒙军的英雄壮举。“玉尘生风”写其有手持拂尘,运筹帷幄的儒将风度,“貂裘明雪”写其著貂裘夜雪击敌的武帅风采,故而赞道:“幕府英雄今几人”。据史书记载,贾似道早期还是有任事之才的,当其时忽必烈攻鄂之时,似道做木栅环城以拒之,一夕而就。忽必烈环顾身边大臣说:“吾安得如似道者用之。”梦窗写此词时,贾似道尚未入朝握重权。“行须早”一韵,劝友人早早出行入幕,并推断言友人翁氏性格刚直一定会在入幕后辅助主帅完成抗敌壮举,因此不必流泪伤别。

  中南民族大学教授王兆鹏:作为送人游幕的作品,其中不免有溢美之词。将对方比作贾谊已是过誉,将贾似道之部伍比作岳家军,在今人看来更是莫大的讽刺。事实上,误国权奸贾似道在鄂州之役中表现恶劣,且其表现正是蒙古得以灭宋的直接诱因之一。不过,在揄扬之外,吴文英也写出了个人的真实感受,因而也不乏动人之处。古人送别多悲戚之语,因为通讯与交通不便,分离可能就意味着永隔。吴文英作此词时已是风烛残年,老年作别,更难为怀,所以起首便有浓重的伤痛意味,为全篇抹上了凄凉的底色。即使篇中穿插有对对方英雄气概的赞许,也并不能冲淡这种情绪。而全篇最后的“念故人老矣”句,则又将情绪带回伤别的主题上来,与开篇构成了很好的呼应。通观全篇,情感的着眼点在对方与自我之间往复,以他人的意气风发与自己的晚景凄凉形成映照,以悲情起,以悲情结,中间穿插昂扬之意,情绪起伏跌宕,时空穿插交错,充分显示了词体言情摇曳生姿的特点。(《唐宋诗词中的武汉》)